你的位置:主页 > 搜狐财经新闻 >

逆风翻盘!重新激活搜狐生命力张朝阳用了什么

2020-05-20 20:31      点击:

  这不,作为传统四大门户之一的搜狐也发布了自己的第一季度财报:第一季度搜狐营收4.36亿美元,同比增长6%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搜狐集团亏损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5200万美元减少到2020年第一季度的1800万美元,同比减亏65.38%。

  这下,不仅“搜狐持续亏损,看不到盈利希望”的说法不攻自破,更展现出了搜狐疫情之下强劲的爆发力。

  从总收入和亏损情况的核心数据来看,搜狐集团的收入与预期基本相符,Q1搜狐的收入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大幅降低。

  根据搜狐Q1财报显示,第一季度搜狐营收4.36亿美元,同比增长6%。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搜狐集团亏损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5200万美元减少到2020年第一季度的1800万美元,同比减亏65.38%。

  扣除搜狗公司净利润/净亏损后,归于搜狐公司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800万美元,去年同期净亏损为5100万美元,同比减亏84.31%。

  也就是说,在2020年Q1受疫情影响下,搜狐营收不仅实现了同比逆势增长,同时还完成了大比例减亏。

  张朝阳说,“成本减少是因为公司的管理效率更高了,搜狐把一些不太赚钱的业务收缩,营销方面更加聪明。”因此,2020年Q1搜狐的营业费用下降到了2亿美元以下。

  在整体广告行业都受到疫情的冲击时,搜狐这个老大哥还展现出了自己的“扛事儿能力”,不断探索新的机遇。

  作为主流媒体平台,搜狐媒体不断完善产品,产生并分发大量及时准确的信息,特别是关于疫情及其防控的内容。搜狐视频方面,积极探索针对医疗健康相关内容进行直播的机遇,为用户提供独特的内容和有价值的资讯。

  这些内容分发不仅为用户带来及时准确的信息,进一步展露搜狐的媒体价值之外,同时也为搜狐本身聚拢了更高的流量以及用户粘性。

  另一方面,搜狐能够实现逆风翻盘,除了搜狐媒体和视频的努力外,不要忘了搜狐还拥有搜狗和畅游两大秘密武器。

  疫情期间,虽然广告业务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人们在家看剧、玩游戏更多了,这都是疫情导致的正面的收入影响。

  这也意味着在Q1疫情冲击下搜狐交出一份不错的答卷后,到了Q2,搜狐便将直接迈入盈利通道。

  2019年Q4搜狐盈利700万美元,其中畅游贡献了68%的业绩,搜狗贡献了1300万美元,如果去掉搜狗的线万美元,但这个数字到了今年Q2是零至1000万美元。

  同时,从4月17日以后,搜狐拥有畅游100%的业绩,说明未来照着这个趋势往下走,广告复苏,成本继续良好控制,搜狐会进入实质性的长久盈利状态。

  “Q1是疫情的季度,不具有典型性,Q2比较能反映公司未来的走向。去年Q4搜狐盈利700万美元,那是包括了畅游和搜狗的,预期2020年Q2去掉搜狗之后,搜狐的现金流为正,这是一个好消息。”

  可以说,Q2有畅游的贡献,又有集团的减亏和广告的复苏,所以集团现金流有望为正,实现“真实的盈利”。

  对于搜狐现金储备高于市值,张朝阳说,投资人担心公司老亏损,尽管现金很多,但是他们对持续烧钱担心,现在我们集团的现金流为正了,投资人应该放心了吧。

  当记者问张朝阳,过去半年时间花费最多时间和精力的是在什么上面时,张朝阳回答,“狐友、搜狐视频和新闻客户端,占去我一半的时间。2019年大概一半的时间出去见客户。”

  2019年,可以说是张朝阳带领搜狐再次活跃的一年,搜狐可谓是大动作频频,小动作不断,总结起来,有两大关键点:

  早在2019年10月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,张朝阳就表示:要带搜狐回归媒体。

  他把媒体业务归为搜狐“脚下的核心竞争力”,是搜狐在“重新崛起”的道路上必须做好的事。

  搜狐有非常强大的媒体基因,通过生成、整合、分发新闻和优质内容来增强品牌影响力,输送高质内容,但更重要的是,张朝阳对“把媒体做好”的布局,不光停留在搜狐新闻、搜狐号、自媒体,以及对自媒体每天信息的产生和分发方面。

  作为社交网站概念第一批“吃螃蟹的人”,张朝阳也被称为最懂娱乐的人,他对媒体的另一方面的布局,就是举办活动。

  从16年首届“狐友国民校花大赛”开始,搜狐就一直在通过选拔校花校草、自制综艺剧集培养新人,再到搜狐新闻马拉松、无人机影像大赛、科技峰会、财经峰会、AI峰会、5G峰会、搜狐时尚盛典等等,搜狐在内容上的发力非常全面,用户积累和留存都得到了提升。

  2019年,搜狐做的另一个很重要的动作,就是再入社交战局,推出狐友APP。

  另外,搜狐视频的发力路径也更加明确,围绕人群细分、题材深耕,在自制剧开发上锁定了两个方向:爱情甜宠和悬疑探案律政。

  搜狐自制剧的打法是,不盲目扩大数量,而是以精品化对抗量产化,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第二季已经火热上线,疑探案律政方向则有《不知东方既白》、《非黑即白》。

  除了在社交和视频上更贴近年轻人,张朝阳还将于6月8日试水直播带货,未来还会邀请明星入驻搜狐视频进行直播。

  搜狐到今年已经22岁了,他需要给市场一个新故事,畅游的私有化就是最好的选择,畅游能为搜狐注入新的可能性。

  数据显示,2018年全年,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144.4亿元,同比增长5.3%;游戏用户规模达6.26亿人,同比增长 7.3%。

  2018年12月版号重启以后,中国游戏市场收入增速进入快车道。整体游戏增速从2018年的5%增至2019年的8%;移动游戏增速从2018年的15%增至2019年的18%。

  根据《2019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,2019年全年,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2308.8亿元,同比增长7.7%;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到6.4亿人,同比增长2.5%。

  一个鲜明的例子是,游戏业务为腾讯和网易两大巨头贡献了不少的营收。3月18日,腾讯发布了2019年度全年业绩报告,游戏业务创下的营收为1147亿元,占总营收的30.4%。

  在此之前,网易也发布了全年业绩报告。数据显示,2019年网易全年总营收为592.4亿元,净利润为156.6亿元,其中游戏业务的营收为464.2亿元,占比为78.4%。

  得益于《天龙八部荣耀版》以及《天龙八部》端游的出色表现,畅游的游戏收入增长迅速,手握“天龙八部”这个经典IP的畅游,在离开美股市场后将拥有非常宽广的想象空间,或将实现价值回归,并将搜狐带回互联网第一梯队。

  而且搜狐在这个赛道上已布局多年,拥有足够多的游戏研发和运营经验,畅游“回归”后,可以与搜狐系产品产生协同效应,从单纯的网游业务平台,升级为涵盖影视制作、造星计划以及版权扩展等多种关联性业务的娱乐实体。

  而对畅游来说,私有化后可以与搜狐集团的媒体资产达成更好地合作和协同,利用搜狐的媒体业务,在媒体和影视进行联动,增加竞争优势。

  他的搜狐,为中国互联网培育出了一众猛将:优酷古永锵爱奇艺龚宇、酷6网李善友、一下科技韩坤、人人网陈一舟…

  现在的搜狐虽然步履缓慢,但刀哥仍希望当年那个搜狐,在明确方向之后,能重回巅峰,甚至是超越巅峰。

 网站地图